当前位置:首页>资料中心 > 女性天地 > 正文

【职场榜样】“云端”到田野:江宇虹的现代农庄

发布时间:2015-09-14 18:25:24来源:中国妇女
分享到:
摘要:在江宇虹看来,“很多互联网农业其实是在玩概念,真正的互联网思维就是用户的参与感。” 众多都市人群正在集体患一种“自然缺失症”,虔诚修心的江宇虹,心愿就是让更多的人吃上健康的食品,回归自然,找到内心的快乐。

笑意盈盈地从农田菜地里走来的这位明媚女子,江宇虹,是阿卡农庄的掌门人。谁曾想,四年前,这位戴尔大中华区前高管、英国伯明翰与剑桥大学管理学博士,却因一个偶然机缘,从她的“云平台”走进了农业一线,并且在现代农业这条道路上,开创了生态农业、新型农庄的成功模式。


 

一切从爱开始的“创业”

2011年,江宇虹怀孕了。住在北京城里的夫妻俩终于对噪音、废气、拥堵忍无可忍,作为一位准妈妈,对于食品安全又格外重视。她和丈夫决定“逃离”,随手拿出了一张城郊地图,闭眼手指,指头所在即是新家。

于是,他们在京郊顺义租的20亩地里安下了新家:自己画图纸盖房子,种地、喂鸡、养牛,所有蔬菜水果肉蛋奶都是有机的。除了完全可以自给自足外,还送给亲朋食用,而亲朋们喜悦鼓励的目光,是促使江宇虹转头农业的动因。当然还有一位“自然主义者”最敏锐的直觉,有上天对热爱自然尊重土地的女性的一份眷顾。

一开始江宇虹只是打算满足朋友的需要,但她的一位跨国公司的朋友提出,包一个大棚委托江宇虹打理,出产的有机蔬菜作为福利发放给公司员工。这让江宇虹看到了商机,于是她开始将大公司作为目标客户,提供有机蔬菜的服务。几年间产业规模不断扩大,如今,仅北京就有几个五百亩以上的农庄、果园,在上海、杭州等地的阿卡基地,请了顶级设计师设计的阿卡小镇,像山水画卷中的世外桃源。

仅北京的阿卡农庄,就有200家世界500强企业成为客户。甲骨文、微软中国、IBM、壳牌、康菲石油、渣打银行、福特、一汽大众……这些重量级公司的徽标被贴在阿卡农庄门前的名牌柱上。

江宇虹说,许多客户企业会组织员工来农庄做团队建设,还干农活,吃农家菜,“每个客户的需求都不一样,我们会根据对方的诉求定制产品。”

对于家庭客户,农庄也有定制化的产品。在被家庭承包的地块上,写着主人的名字,用户根据喜好,在当季适种的三十余种大菜单里选择品种。从种植到采摘,可以自己完成,也可由农庄代劳,收获的蔬菜冷链送到家。农庄承诺完全无化肥、无农药、无转基因,而利用互联网、手机实时播报菜园空气指数、温度等指标及生产全过程,方便用户随时收看。

儿子大苹果所在的幼儿园,受惠于妈妈的农庄,每天孩子们吃到的都是绿色有机的蔬菜。“大苹果每天爬树,喂羊,向我汇报今天的鸡下了几个蛋,说他已经给它们喂过食物了,而狗又打架,把火鸡咬伤了……”对于江宇虹来说,幸福的并不是事业上有多成功,而是她和孩子家人与土地的亲近。她脸上洋溢的笑容特别迷人:“植物是需要去交流对话的,土地是懂得被尊重与回馈的。蚯蚓肥沃土地,植物吸取肥力……你们看,这样的土地上,植物怎么能不喜悦呢。”

发现互联网农业的美丽前景

经过四年孜孜不倦的努力,在阿卡农庄这片土地上,江宇虹逐渐描绘出一幅中国现代农业的美丽画卷:“我们做的是一种体验式农业,大家可以参与其中。我把我原来的云平台、云服务拿来监控农事生产流程,保证吃到的食物是绿色、健康、有机的。”

“做IT的人相信标准化和流程化。”所以,阿卡农庄从创办那天起,就有一个智能大脑。每个地块都通过IT系统严格监控它的生长过程,比如,卷帘机什么时候打开,决定蔬菜的光照时间;风口什么时候打开,决定大棚的温度,还有土壤的湿度,也影响病虫害的发生率。这些数据,管理者都可以远程监控。还有育苗、授粉、土壤改良、病虫害防治等,每个环节都有标准控制。

“只要交纳不到2万元,就能拥有自己专属的小农场,免费享受每年48次有机蔬菜配送服务,还可以时常到农场来‘旅游’或‘做做农活’,最重要的是,三年之后,交纳的费用可以全额退还。”这正是新兴的互联网农业的玩法。 准确地说,阿卡农庄就是这样完成了它“零成本”、“零风险”的众筹。

在“免费”享用有机蔬菜的同时,这些既是股东也是消费者的“农场主”,成为了阿卡农庄的“口碑传播者”。这就是江宇虹营销的高明之处,她不仅抓住了用户的“痛点”,还解决了创业资金问题,为规模化扩张找到了一个非常合适的经营模式。

阿卡农庄在首批农场主招募活动中,吸引了两千多位北京白领报名,并顺利在田间地头举办了股东大会,股东们可以带上孩子,一边采摘,做做农活,一边完成投资或分享红利,真是堪称史上最休闲、最欢乐的股东大会。

“传统农业的模式是先种后卖,种什么卖什么,销路很难保证。我们的做法是先找到客户,再根据需求下订单。”所以完全零投入零贷款的运作,使阿卡得到了最快的良性发展,而这又促使江宇虹更用心地种植安全的农产品,减少中间渠道,直接向农户、农企、消费者回报以更合理的价格。“我希望在乡村与都市之间搭建一座信任的桥。”

在江宇虹看来,“很多互联网农业其实是在玩概念,真正的互联网思维就是用户的参与感。”让用户参与到农庄建设之中,感受到农作物的成长,参与产品营销与推广。当用户觉得这是“自己的孩子”时,自然就愿意为它买单。

在自然中修行

说到阿卡农庄与其他农场的区别,江宇虹非常自信地说,“我们的农产品真的不用化肥,真的不用农药”。在她看来,只有真正把最基础的事情做好才能被认可。

刚开始干农庄时,江宇虹想,在大棚里只要控制好温度湿度等,蔬菜就可以长得好好的。而现实是,如果不在当季种植,胡萝卜几乎没收成。从这件事情上,她深刻地领悟了:做农业,一定要尊重土地的自然规律,尊重潮汐变化四季轮回,尊重内在法则。一些蔬菜基地一亩地产10万斤白菜,一年收割好几茬,这就跟用人为方法让鸡每天不间断下蛋一样,这是违背自然规律的。打了激素催长的黄瓜,一根根大小几乎一模一样,直直溜溜的,可跟阿卡用蜂箱蜜蜂授粉的蔬果,味道成分真是不可同日而语。对于常见虫害,比如绿叶菜长了蚜虫,就可以用食虫螨来治虫,食虫螨只吃蚜虫不吃植物,所以是绝对安全可靠的。

团队里很多都是她的旧交。比如人事负责人董小雁,曾是在大望路最豪华大楼里为“钻石小鸟”工作的高管,“我打电话让她来种菜时,她还以为我在开玩笑呢。”农庄的产品设计包装则出自4A广告公司的高级设计师,“我对他说,你知道现在什么最时尚吗?农业才是最时尚!” 还有负责科研的“黑丫头”(天天在农庄巡棚,晒得很黑),她放弃了农科院的公职和安稳的办公室生活。“大家在一起,简单的初衷就是为了让更多的人吃到放心的蔬菜。慢慢地,大家觉得这种生活方式才是真正健康的、有意义的,是真正快乐的,什么颈椎、腰椎、失眠的老毛病都没了。有一次,我跟大家商量要不要把办公室搬回到市里去,结果没一个人愿意回去的。”

众多都市人群正在集体患一种“自然缺失症”,虔诚修心的江宇虹,心愿就是让更多的人吃上健康的食品,回归自然,找到内心的快乐。云端之下,大地之上,她及她的阿卡农庄,最终是希望用自然之力,来帮助现代人修心、修行。


教孩子与土地亲近

儿子大苹果所在的幼儿园,受惠于妈妈的农庄,每天孩子们吃到的都是绿色有机的蔬菜。“大苹果每天爬树,喂羊,向我汇报今天的鸡下了几个蛋,说他已经给它们喂过食物了,而狗又打架,把火鸡咬伤了……”对于江宇虹来说,幸福的并不是事业上有多成功,而是她和孩子家人与土地的亲近。她脸上洋溢的笑容特别迷人:“植物是需要去交流对话的,土地是懂得被尊重与回馈的。蚯蚓肥沃土地,植物吸取肥力……你们看,这样的土地上,植物怎么能不喜悦呢。”

发现互联网农业的美丽前景

经过四年孜孜不倦的努力,在阿卡农庄这片土地上,江宇虹逐渐描绘出一幅中国现代农业的美丽画卷:“我们做的是一种体验式农业,大家可以参与其中。我把我原来的云平台、云服务拿来监控农事生产流程,保证吃到的食物是绿色、健康、有机的。”

“做IT的人相信标准化和流程化。”所以,阿卡农庄从创办那天起,就有一个智能大脑。每个地块都通过IT系统严格监控它的生长过程,比如,卷帘机什么时候打开,决定蔬菜的光照时间;风口什么时候打开,决定大棚的温度,还有土壤的湿度,也影响病虫害的发生率。这些数据,管理者都可以远程监控。还有育苗、授粉、土壤改良、病虫害防治等,每个环节都有标准控制。

“只要交纳不到2万元,就能拥有自己专属的小农场,免费享受每年48次有机蔬菜配送服务,还可以时常到农场来‘旅游’或‘做做农活’,最重要的是,三年之后,交纳的费用可以全额退还。”这正是新兴的互联网农业的玩法。 准确地说,阿卡农庄就是这样完成了它“零成本”、“零风险”的众筹。

在“免费”享用有机蔬菜的同时,这些既是股东也是消费者的“农场主”,成为了阿卡农庄的“口碑传播者”。这就是江宇虹营销的高明之处,她不仅抓住了用户的“痛点”,还解决了创业资金问题,为规模化扩张找到了一个非常合适的经营模式。

阿卡农庄在首批农场主招募活动中,吸引了两千多位北京白领报名,并顺利在田间地头举办了股东大会,股东们可以带上孩子,一边采摘,做做农活,一边完成投资或分享红利,真是堪称史上最休闲、最欢乐的股东大会。

“传统农业的模式是先种后卖,种什么卖什么,销路很难保证。我们的做法是先找到客户,再根据需求下订单。”所以完全零投入零贷款的运作,使阿卡得到了最快的良性发展,而这又促使江宇虹更用心地种植安全的农产品,减少中间渠道,直接向农户、农企、消费者回报以更合理的价格。“我希望在乡村与都市之间搭建一座信任的桥。”

在江宇虹看来,“很多互联网农业其实是在玩概念,真正的互联网思维就是用户的参与感。”让用户参与到农庄建设之中,感受到农作物的成长,参与产品营销与推广。当用户觉得这是“自己的孩子”时,自然就愿意为它买单。

在自然中修行

说到阿卡农庄与其他农场的区别,江宇虹非常自信地说,“我们的农产品真的不用化肥,真的不用农药”。在她看来,只有真正把最基础的事情做好才能被认可。

刚开始干农庄时,江宇虹想,在大棚里只要控制好温度湿度等,蔬菜就可以长得好好的。而现实是,如果不在当季种植,胡萝卜几乎没收成。从这件事情上,她深刻地领悟了:做农业,一定要尊重土地的自然规律,尊重潮汐变化四季轮回,尊重内在法则。一些蔬菜基地一亩地产10万斤白菜,一年收割好几茬,这就跟用人为方法让鸡每天不间断下蛋一样,这是违背自然规律的。打了激素催长的黄瓜,一根根大小几乎一模一样,直直溜溜的,可跟阿卡用蜂箱蜜蜂授粉的蔬果,味道成分真是不可同日而语。对于常见虫害,比如绿叶菜长了蚜虫,就可以用食虫螨来治虫,食虫螨只吃蚜虫不吃植物,所以是绝对安全可靠的。

团队里很多都是她的旧交。比如人事负责人董小雁,曾是在大望路最豪华大楼里为“钻石小鸟”工作的高管,“我打电话让她来种菜时,她还以为我在开玩笑呢。”农庄的产品设计包装则出自4A广告公司的高级设计师,“我对他说,你知道现在什么最时尚吗?农业才是最时尚!” 还有负责科研的“黑丫头”(天天在农庄巡棚,晒得很黑),她放弃了农科院的公职和安稳的办公室生活。“大家在一起,简单的初衷就是为了让更多的人吃到放心的蔬菜。慢慢地,大家觉得这种生活方式才是真正健康的、有意义的,是真正快乐的,什么颈椎、腰椎、失眠的老毛病都没了。有一次,我跟大家商量要不要把办公室搬回到市里去,结果没一个人愿意回去的。”

众多都市人群正在集体患一种“自然缺失症”,虔诚修心的江宇虹,心愿就是让更多的人吃上健康的食品,回归自然,找到内心的快乐。云端之下,大地之上,她及她的阿卡农庄,最终是希望用自然之力,来帮助现代人修心、修行。

点赞

已收到30个赞

分享到:
相关关键词:现代农庄云端田野江宇虹